はなhana

之前没保存下来的画……
心痛

《轮回》(一)【安雷,古风?】

▽可能有ooc,避雷请注意!
▽私设如山啊——
▽一个瞎脑洞,小学生文笔,求不喷

Chapter.1
情劫不解,生生世世,难渡十八。
我是黄泉畔记录往生者以及卖苦汤的孟婆。这是我上任第一天,阎王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我只是没想到,我长驻忘川河畔几千载,真的会遇到这样的人。

Chapter.2
雷狮是经常光顾我店铺的一名往生者。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嫌弃地在往生簿上写下他的名字。
“……”
啧,盯着我啊。
我翻开往生簿,“这次……就八年?”蹩着眉看了看他上一次往生的时间。
“他过的好吗?”不回答我的话却反倒问起我来。
“好得很。”我放下笔,直直的看着他,“什么都忘记了自然过的比谁都好。”我渴望在他眼中看到些什么,比如后悔,比如思念,可惜没有。紫色的瞳孔里,只有清冷的光在闪烁。
“那里没有他。”说完便扭头要走,“明明你我心知肚明的答案。”似乎是回答我第一个问题。
“诶等等!”我叫住他,“认识这么多年了,送你一个东西。”我掏出那对剑穗,上面摇摇晃晃挂着一对白玉,还有零零星星斑驳的血迹。
看到我拿出的东西他显然愣怔了几秒,但很快就将情绪藏进眼底。
“不需要。我不需要弱者的东西。”转身打算走。
“他的刑期……!”我再次高声叫住他,“很快就要到了…你知道这个东西能干什么。”对,能凭这个找到他。没有前世束缚,他们将重新为人,重新相遇。
雷狮动心了,他快步走过来,夺走似的接过剑穗,然后攒在了手里。
“剑毁人亡,如今只剩下了这个。”我看着他,“他的血液过于滚烫,上面的血迹已经洗不掉了。”
“嗯。”
“走吧。”

Chapter.3
     安迷修是一个瞎了眼的黄泉摆渡人。
     前世战功赫赫的大将军,却恁的喜欢讲故事,那种很无聊的故事,还非要人认真的听。他说因为自己看不见了,所以想象力变得有些丰富。
     今天他又跑来。
     “美丽的孟小姐,我今天给你讲一个不一样的故事。”
     “呵。”瞎了眼倒还知道我美,我轻笑一声,点燃手里的烟斗。
     “从前有个战功赫赫的大将军……”“好了别说了,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安迷修被我堵的险些说不出来话来。
      不过,我终日坐在这忘川河畔终究是很无聊,听听也无妨。

Chapter.4
     安迷修的国主昏庸无道蹂躏百姓,平民之中异心突起,无数次起义反抗,结果都被安迷修的双剑压制下来。所到之处,便是横尸遍野。国主治国无能,全靠安迷修带领的卿臣,勉强不让一族散架。
     而这时,团结起来的南方海域小国,早已对北方虎视眈眈,他们的头领叫做雷狮。
     “嗯还是一个很无聊的故事。”朝国更替,很正常。我把玩着手上的一对剑穗,这是阎王拖黑白无常带给我的,说是可以渡某人劫难的器物。
     突然,我瞥见剑穗其中一块白玉上刻着一个小小的“安”字,而另一块白玉上,则刻着一个“雷”字。
我眯起眼,“……不过,勉强继续听听吧。”
阎王是怕事多?作为孟婆还要帮人解情劫,我有点糟心。
    安迷修带兵出征。双剑出鞘,注定痛饮人血。
    就像被放出笼的猎豹,安迷修一路南下,茹毛饮血,清除了所有南国先锋,无人生还。那一天,所有人都看见了拿着双剑的安迷修,如同杀戮之神的身影,以及眼中的渴血笑意。
    两天,安迷修便逼近雷狮驻地。
人有三急,那天夜里,安迷修去了小树林。
可安迷修有夜盲症,回去的时候走错了方向。
“这是……哪啊?”安迷修提着剑,望着眼前漫无边际的黑暗。
“嘿,哥们。”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安迷修肩上。 安迷修下意识般拔出一把剑,并迅速转身将剑抵在那人脖颈上。
佩利却兴致勃勃,“哦?要打架?”
这人不认识自己,难道……自己误打误撞跑到南国驻地里了?
安迷修突然有种自己中了奖的感觉。而且,他认得那人脖子上的六颗球。
   “不不不,”安迷修收起剑,“我只是出来解个手,马上回去!”为了防身只带了一把剑出来,佩利在的话说明那个人可能也在附近,动静闹大了可不好对付。安迷修的一条命得留着。
   “难不成你怕夜黑影响你发挥?没事,我带你去个亮点的地方。”佩利不由分说便拽起了安迷修,“很近的!”